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宁波美术馆4号厅办《宁波人家》摄影展 主人谈心得
发布时间:2021-12-03        

  这几天,宁波人都在谈论一场展览,宁波美术馆4号厅的《宁波人家》摄影展。作者就是她。

  在展厅里,有人摆出造型和照片合影,因为他(她)就是图中人。王晓涓说,她想献给市民一场平民的“狂欢”。

  出事一个多月后,她父亲患重病住院,女儿还在准备高考。那一段时间,她每天奔波于“断裂的骨头,血尿的膀胱,高考的大脑”。常常想大哭,但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那一段,王晓涓的内心完全变了,每天都有颠覆感。父亲去世前,女儿“小乖”、她和父亲三个人的手拉在一起,拍了一张特写照片。

  走出医院,草是绿色,天是蓝色,阳光那样灿烂,父亲看不到了,但她还看得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先说自己的故事,才公平。”在她的人生,这一段一直是一个伤疤,她不愿和人提起,在她的圈子里,也很少有人提及。但放在序言,王晓涓说,需要勇气,也希望能抚平这一段,翻过人生的这一页。

  2008年6月1日,在上海美术馆,王晓涓看到了《上海人家》这本书,作者胡杨是上海的摄影师,拍的是各个阶层的人。半年后,她决定做一本《宁波人家》。

  2009年1月10日,拍了第一个人。这是她的朋友。是个书店的老板。人家第一句话就问:你做这个事情,能赚钱吗?当时王晓涓说,不是为了赚钱。

  一对教师,仅有11.9平方米的房子。女儿曾经在路灯下准备高考。外面下大雪,家里下小雪,屋里的蚊帐都被熏黄了。苦尽甘来,如今两人都住上了大房子。拍照的时候,彼此只有一句“谢谢你,拉着你的手慢慢变老。”

  “他们那种状态,真的可爱。有时候,人的可爱和年龄无关。”王晓涓说,一些被拍的人,会很享受过程,即使快门停止。

  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顾铮总结,王晓涓记录的138户人家,囊括了宁波的三个阶层,上层的有产者阶层和权力者,处于中层的白领与知识阶层,处于社会底层的各方人士。“我拍中低层的多,找到他们比较方便,他们的家门,都是打开的,容易走进去。”

  开展两天,王晓涓收获了什么?她说是一块石头落地了,终于觉得做了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

  “这些人,在这个土地上留下了气息、印记,把他们的容颜拍下来,把容颜后面的思想说出来,这是我的责任、使命,和荣幸。我以给他们拍照片为荣,这是一生的荣耀。”

  王晓涓说,最近她突然有了自己的墓志铭:“这里躺着一个普通的家庭人员,曾经在3年里走访了200多户普通的人家,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普通的和不普通的,她把他们留在了一本书中,那本书叫《宁波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