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雕塑园近万条鱼离奇“翻白肚”环卫工和市民们忙着“大营救”
发布时间:2021-11-12        

  “不好了,那么多条小鱼突然都奄奄一息了,接连死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快来看看吧!”昨天,市民柳女士致电本报“一心帮你办”热线反映,崂山区雕塑园附近靠近海川路处有一处活水池塘,里面近万条鱼近两天接连窒息,甚至死亡。记者现场探访发现,雕塑园管理办公室、崂山区环保局和现场的环卫工人虽然对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各有初步判断,但都称“此事太蹊跷”。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赶到了雕塑园内的这处池塘边,崂山区环卫公司的环卫工人贾女士正用网兜捕捞池塘内的大量死鱼。“我已经捞了半个小时了,沉底的都够不着,能捞上来多少算多少吧,已经有人捞了好几桶了。”贾女士一边捞,一边心疼地说,“可惜了,这么漂亮的鱼,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了,看它们痛苦成那样,真让人痛心啊!”记者看到,有的鱼已经翻了肚皮,有的还在垂死挣扎着,还有的已经沉了底。由于死鱼过多,所以池塘周围发出了阵阵异味。除了大量草鱼、鲫鱼、泥鳅、青蛙这些野生水生物外,还有一些放养的金鱼和红鲤,其中最长的野生小鱼已经长到了16厘米左右。“唉,鱼怎么都死了?真让人心疼。”两名在周围游玩的外地女游客看到后,失望地离开了。

  记者看到,这处池塘有近百平方米,由于水草和淤泥的“障眼法”,水深看上去只有一米多,但是实际最深处达到了三四米。记者看到,这处池塘是活水,上游是从一道暗渠流出来的水,下游则通过另一道小暗渠汇入了大海。记者发现,从上游暗渠流出来水颜色很深,但还算清澈,只在上游附近漂浮了一片白色泡沫。“以前的水更清澈,这几天颜色越变越深,我在这工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现象,很奇怪。”环卫工人徐大姐告诉记者,平时哪怕有一点垃圾,环卫工人都会赶紧从池塘里捡出来,这次死了这么多鱼,大家又伤心又着急,连饭都吃不好了。“昨天傍晚就开始异常了,来这里散步的市民一看不好,有些好心人就赶紧从里面捞出一些鱼来,带到别的池塘去放生,能救几条是几条。”徐女士说,但是这种救援方式只能是杯水车薪。住在福润山庄的杨女士告诉记者,“我昨天晚上发现这些鱼快不行了,就赶紧回家拿了个桶,捞了一桶鱼,放到我们小区的池塘里了。今天上午我去看了一下,不少鱼都缓过劲来了。让鱼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对于此事的“罪魁祸首”,现场的环卫工人徐女士推测,可能是马路对面的生活区和小饭店排出的污水所致。“昨天下午大约5点到7点半之间,我看见突然就有一股污水从上游排出来了,我一看这可坏了,那些小鱼怎么能受得了呢?我那个心疼啊,就差没掉眼泪了,雕塑园是咱青岛的形象啊,这么多死鱼能行吗?一定得查清楚啊!”徐女士说,由于池塘周围有监控,加上有工作人员值班,所以不太可能是人为破坏所致,“连个钓鱼的都没有,应该也不会有人故意使坏,要不然监控早看出来了。”

  昨日,雕塑园管理办公室的相关负责人曹先生告诉记者,除了野生的鱼儿之外,每年他们都会花3000到5000元自费买回一些漂亮的金鱼和红鲤等景观鱼,每条一般两三元钱,也有一些景观鱼是游客放生的,这次损失的钱数一时无法估量。“上午我们就派人去打捞过,这两天会抓紧清理干净,还会彻底清淤。”曹先生告诉记者,前天晚上他下班时还没发现这处池塘有何异样,没想到昨天一上班就出了这样的事,“水质应该是没有问题,也不应该存在其他人为因素,因为我们安有监控。”曹先生表示,他初步怀疑是天气原因所致,可能是在前晚的这场雨中,池塘受到了雷击。

  记者将此事反映给12369环保热线,崂山环保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并采集了水样。“这里的水是山水和雨水汇合而成的,由于下过雨不久,所以主要是雨水。感官上看水比较清澈,我们在上游转了转,没发现企业和大型餐饮业。”工作人员张先生告诉记者,2008年水政部门已对池塘上游进行了截污,周边住户生活用水也都进了管网。张先生表示,在采集水样后,会对水质中几种污染物进行检测,结果将在一两天后出来。目前,也不完全排除可能是药物污染水源的可能。据悉,我市此前曾经发生过给周围树木喷药,药水不慎落进河道,造成鱼儿死亡的事件。记者张译心

  记者随后找到了雕塑园管理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雕塑园内还有三个千余平方米的死水景观池,水深大约只有30厘米左右。每年夏天,水温变高,池塘内的浮游生物增多,水质下降速度变快,水底各种垃圾增加,为了保持良好的水质,工作人员就要经常对水池进行清洁,而这处活水池塘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备用池塘,接纳了来自三个景观池中的鱼儿。每年冬天,景观池的水层全部结冰,为了让鱼儿平安过冬,工作人员就把鱼群“大迁移”,将它们搬到这处活水池塘过冬。这处活水池塘的作用非常重要,是近万条鱼儿的“避风港”。工作人员说,本来每年五一期间就会把鱼儿都“完璧归赵”,但是今年的气温比往年同期要低一些,“原想再等两三天就都挪回去了,这下可全军覆没了。”